亚洲 日韩 在线 无码 视频 亚洲制服另类无码专区 日本AV无码

黨的建設
您的當前位置是: 返回首頁 -> 黨建工作 -> 黨的建設 -> 正文
黨的制度創新有廣闊的理解空間
發布時間:2012-03-08              

  改革開放以來,黨的建設在總結歷史的經驗教訓中走上了一條制度建設與創新的道路。但是,隨著時勢變遷,黨的制度創新又有廣闊的理解空間。一方面,“尊重黨員主體地位”的價值確認,為黨的制度創新提供了基本的指南;另一方面,依法治國的穩步推進,為黨的制度創新提供了新的理解方式。

  首先,“尊重黨員主體地位”的價值取向,必然要求改變傳統的以組織和領導為本位的制度建設,向著以黨員為主體的制度創新發展。以確立黨員主體地位為目標指向的制度創新,不只是意味著黨員要在黨內事務管理、選舉干部和實施黨內監督等方面發揮主導作用,更重要的是要重塑黨內的權威結構和黨內權力的作為取向,為執政黨的民主轉型奠定基礎。如果說改革開放前單一縱向的黨內制度設計和運作機制適應了計劃經濟的需要,那么因市場經濟的自主特性而生成和發展的主動型參與趨勢,從各種領域、各個層面反映并滲透到黨內,對黨員的黨內政治參與形式和內容提出新的要求的情況下,建立黨員主體的制度規范,就成為黨避免出現功能失效和發展陷入危機的必然選擇。但是,長期以來,由于黨建理論和實踐重視“組織”建設而忽視“黨員主體”建設,因此黨內還缺乏關于黨員主體的法規制度保障。比如,在黨章中,至今沒有“黨內一切權力屬于黨員”、“黨員是黨內生活主體”的明確規定;在具體制度機制中,黨內至今沒有建立起切實有效的黨員權利保障機制、黨員廣泛參與黨內生活的制度機制、黨員自由選舉的制度機制、黨員監督領導機關和領導干部的制度機制等等。這些問題的存在,一方面說明現有的制度還不能保障黨員主體地位的實現,另一方面表明黨員主體的制度創新有著廣闊的探索空間。

  黨員主體的制度創新需要對阻礙普通黨員成為黨內主體的制度、組織和文化因素有深刻認識,需要對各種制約黨員主體能動性發揮的結構性因素和運作邏輯作深入探討,需要對黨員主體地位在黨內生活層面所遭遇到的各種結構性困境進行深刻反思。不僅如此,黨員主體的制度創新更需要對建立在先鋒隊理論基礎之上的制度設計理念有理性認識。先鋒隊理論及其基于歷史使命感的代表性,與黨員主體制度設計所要求的公開、平等、討論、競爭、監督等原則并沒有必然聯系。在黨內,保障黨員民主權利的具體制度建設之所以缺乏有效的內在呼應,在干部制度改革中把干部升遷去留的決定權交給黨員和群眾之所以不容易突破,黨員主體監督缺位之所以難有改變,是與傳統黨建理論對黨的先進性的抽象認定分不開的。實際上,黨員主體具有知情權、參與權、決定權、選擇權和監督權,從根本上說就是承認了黨員有保留權力不信任的權利。黨員之所以要對黨內事務知情、在選舉表決時可以投棄權票和反對票、在黨內監督中要實施罷免和撤換,都是基于權力不信任的預設而制定的,如果不作這樣的預設或作相反的預設,即權力信任,那就根本不需要知情權、參與權、決定權、選擇權和監督權。當然,以權力不信任作為黨員主體制度設計的邏輯起點,其最終目的是要達到權力信任的實際效果,增強黨的公信力和黨員對黨的認同感和歸屬感。所以,正確認識權力信任與權力不信任相互轉化的政治邏輯和辯證關系,對于拓展黨員主體制度創新的空間具有積極意義。

  其次,依法治國的穩步推進,要求黨的制度創新必須體現現代法治的基本規則和精神。作為執政黨,黨的制度創新不能超越憲法和法律的規定,而必須在嚴格遵守憲法和法律基本原則的基礎上,實現國家法律的權威性和嚴肅性與黨的制度創新的合憲性和合法性的有機統一。但是,黨的制度創新又不能只是被動地適應國家的法制建設,而應該從實現黨的執政方式法治化的高度,不斷提升黨的制度創新的層次和要求,并以自身的科學性和先進性對國家的法制建設起到引領作用,促進國家的法治化進程。以黨的反腐倡廉制度創新為例,近年來,東、中、西部地區各級紀委都在積極推進官員財產申報公開制度的試點,從中央到地方也在大力推進網絡反腐倡廉的制度創新,而根據住房腐敗、“灰色收入”、官員親屬腐敗等新的腐敗形式,2010年5月26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又印發了《關于領導干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的規定》。這些反腐倡廉的制度創新,有的引入了公眾和社會監督,體現了以權利監督制約權力的科學理念,有的則對以往的相關制度進行了調整、細化和升級。但是,這些制度創新要在政治實踐中發揮應有的功能,還必須適時地通過法定程序將其轉化為國家法律,才能提高反腐倡廉制度創新的權威性、普遍適用性和剛性。再比如,規范黨政關系的制度創新,其關鍵之點也在于要能體現黨的執政方式法治化的理念,以及在這一執政理念的指引下實現黨政關系的法治化轉型。按照黨政關系法治化的要求,執政黨對政府的領導地位,不應該是行政隸屬關系中上下級之間的領導關系,而應該是根據公共權力運行的規律來界定執政黨和政府的各自作用。但從現實政治實踐來看,黨與政府事實上的上下級行政隸屬關系,以及政府行為要受黨委領導甚至只是執行其決策,使得黨政之間的權責關系難以界定。黨政之間權責不清,不僅導致黨的主要領導權力濫用,也使問責制很難有效發揮作用。2009年7月12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實行黨政領導干部問責的暫行規定》,雖然在“黨政問責全覆蓋”上實現了突破,但在沒有科學界定政府職能和合理劃分黨政領導干部職責權限、責任范圍的情況下,黨政領導干部“捆綁式”問責仍會因過失無法界定而難以作出與其過失行為相當的問責。可見,黨的制度創新要引領國家的法制建設,難點不是建章立制,而是要從理論上、觀念上理清黨法關系、黨政關系。只有在正確理論和科學觀念支持下的建章立制,才能形成與國家法制建設的銜接和互動,才能建構起法治化的黨政關系的制度機制。所以,改變對黨的制度建設的理解方式和認識角度,可以讓我們擺脫人治觀念的束縛,勇于創新。

上一條:創先爭優應是基層黨建的常態

亚洲 日韩 在线 无码 视频 亚洲制服另类无码专区 日本AV无码

品牌简介

亚洲 日韩 在线 无码 视频 亚洲制服另类无码专区 日本AV无码